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造价大增至700亿令吉?

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年10月13日(星期五)在八打灵再也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布城务必要回答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要马来西亚人民买单的成本是否已经去到700亿令吉。

我们关切The Edge有关ECRL的造价可能会大增至700亿令吉的报导[1]

当建造ECRL的计划首次对外宣布的时候,东海岸经济区域发展理事会(ECERDC)的总执行长拿督杰巴新甘姆(Datuk Jebasingam Issac John)在2014年4月被报章引述说,ECRL工程的造价将会是大约300亿令吉。为ECRL工程完成可行性研究的HSS综合私人有限公司在2015年12月在其公司简介及能力报告中披露,它已经研究了ECRL原本计划当中的545公里长的路线,而这项工程的造价将会是290亿令吉。

政府在去年随着路线的长度增加而宣布这项工程的造价是550亿令吉,这比HSS的可行性报告所预估的价格还要高出80%。然后,我们现在面对着它的造价会大增至700亿令吉的可能性!我们想要布城厘清,ECRL要马来西亚人民买单的确切成本究竟有多少?

2017年9月29日星期五

马华在八打灵再也的抢地,以及它对于“公共服务”的歪曲定义

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年9月29日(星期五)在八打灵再也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华在八打灵再也的抢地,以及它对于“公共服务”的歪曲定义

自从我们在9月14日揭发马华在八打灵再也抢地,马华的三位领袖,即马华雪兰莪副主席陈章成、前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周美芬以及现在的马华八打灵再也北区区部主席陈锦传都纷纷出来辩解,马华以每平方英尺1令吉的价格购下在八打灵再也的1英亩的土地,是因为马华将会把这个地段用在“公共服务”上。

这里的问题是,假如马华真的要把地用在“公共服务”上,它是绝对没有必要要“拥有”这块地的。事实上,假如它是用在公共服务上的话,这块地应该是由州政府所拥有才对。

马来西亚人民想要问马华的是,他们可以如何保证这块地将会用在公共服务上?

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MO1妻子应该将粉红钻石归还

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年8月8日(星期二)在八打灵再也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MO1妻子应该将粉红钻石归还,以增加学前教育和关怀的政府投资额。

读到罗斯玛哀叹国家学前教育计划缺乏资金的报导,实在令人觉得好笑[1].

美国司法部在它最新一轮的民事充公诉讼里指控,一马公司被挪用的资金有一部分用来购置价值2730万美元的22克拉的粉红钻石吊坠,以及价值130万美元的27种不同的18克拉的金项链和手镯给马来西亚一号官员(MO1)妻子。

根据首相纳吉的财政预算案演词,政府已经在2017年拨款8500万令吉给国家学前教育计划[2]。 但粉红钻石的价值就已经达到1亿2000万令吉了,超过国家学前教育计划一年的拨款!

2017年7月22日星期六

布城应该听从纳西尔拉萨的建议,全面审查东海岸铁路工程(ECRL)

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721日(星期五)在八打灵再也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布城应该听从纳西尔拉萨的建议,全面审查东海岸铁路工程(ECRL

The Edge财经日报》报导说,纳西尔拉萨在“中国在东盟的一带一路计划:经济契机和东盟中心”圆桌讨论上呼吁政府审查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尤其是东海岸铁路工程(ECRL.

我们一直重复表达我们对东海岸铁路工程(ECRL)的关切,但有关方面却似乎对此充耳不闻。现在,连重要的银行家纳西尔拉萨也对这项工程的利益价值以及我国因此亏欠中国巨额债务的影响表达关切,所以我们希望布城不要再漠视这些关切,听从建议,并全面审查这项工程。

ECRL工程是在没有公开竞标下,以550亿令吉颁授给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是非常高的价格。The Edge周报》在把这项工程和世界其他铁路工程进行国际标准衡量后,将它誉为世界上造价最昂贵的铁路。而中国出入口(Exim)银行将提供贷款来承担该工程的建筑费交通部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重复表示,Exim银行以低利息提供这笔贷款。但是,这“低利息”究竟有多“低”呢?还有什么其他的条款吗?

总而言之,看起来在ECRL协议里,大部分透过Exim银行的来自中国的钱最终仍会透过CCCC回到中国去,而马来西亚人所获得的是一个过份昂贵的铁路和庞大的债务,这笔债务最终还是会由人民买单。

2017年6月25日星期日

依沙沙末不应该成为SPAD主席的三大理由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丹斯里依沙沙末辞去环球创投主席职位的同一天,委任后者成为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代主席,并即时生效,以此来“肯定依沙在环球创投的角色”。

这是绝对荒谬的委任。无人会相信依沙沙末是填补丹斯里赛哈密退休后所留下的空缺的最佳人选。以下是依沙沙末不应该成为SPAD主席的三大理由。

其一,无可置疑的是,他是无能的。环球创投在他担任主席之下,从兴盛走向衰败。环球创投在2012年展开它31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这是当年全世界第二大的IPO,仅次于面子书公司的160亿美元的IPO。然而,环球创投的市值却在五年内下滑超过60%,从190亿令吉至60亿令吉而已,蒸发掉了大约130亿令吉。它的股价也从2012629日的每股4.641令吉跌至昨天下午的每股1.75令吉而已。除此之外,环球创投在201212月所持有的现金是50亿9000万令吉,但却在四年后的201612月,负债达到19亿7000万令吉。环球创投目前的糟糕情况,并不是一夕间发生的,它是由一系列的错误所造成的,并且全都是在依沙沙末的看管下发生的。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我对东海岸铁道(ECRL)工程的三大疑问


背景

马六甲海峡是世界上其中一条最重要的海运路线,它将印度洋和太平洋衔接起来。截至目前为止,这条将东亚和印度、中东及欧洲连接起来的900公里长海峡,运载着大约40%的世界贸易,每年有超过5万艘商船经过这里。

中国现在已经成为环球经济强国,而它接近80%的原油进口是经过马六甲海峡的,所以这条水道就成了中国能源安全的一项重要地缘政治课题。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在2003年把中国能源安全过度依赖于马六甲海峡的情况称为“马六甲困境”。

伴随着中国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计划 (该计划的目的是要通过海陆基建促进中国和60多个国家的贸易联系),中国透过它的国营企业积极参与在马来西亚和运输交通有关的基建工程并不令人惊讶。这包括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拥有关丹港口的40%股权,以及中国电力国际发展公司在价值430亿令吉的马六甲皇京港的联营,还有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对东海岸铁道(ERCL)的融资和承建。

马来西亚如何面对“一带一路”计划将会影响着我们和未来世界最庞大经济体的关系。假如它是以策略性和透明化的方式进行的话,马来西亚人民将会从中受益。但巨型基建建筑工程也存在着让马来西亚陷入庞大债务的风险。

如今陷入困境的斯里兰卡可以让我们做个借镜。一个透过债务资助的巨型基建发展如果缺乏完善的计划以让当地经济从该项目中受惠,可能会带给国家一场债务灾难。斯里兰卡如今大部分的收入因为需要用来偿还债务都不能投资在教育、医疗及其他发展项目上。这些债务都是之前投入在到目前为止使用率极低的巨型基建上,例如过度庞大港口、机场等等


东海岸铁道(ECRL)真是Game Changer吗?

ECRL工程将会兴建600公里长的双轨电动铁道,它将会把巴生港口连接到位于雪兰莪鹅唛的综合交通航站,然后途经彭亨的文冬、文德甲和关丹港口;登嘉楼的甘马挽、吉底和瓜拉登嘉楼;以及吉兰丹的哥打巴鲁和道北。

图源:当今大马


这个新网络不但能将东海岸较落后的城镇和雪兰莪及吉隆坡连接起来,为这些城镇带来更多贸易、机会,也让这些城镇更容易到达,它也将马来西亚半岛东西海岸的港口连接起来,即关丹港口和巴生港口。ECRL项目的拥护者认为关丹—ECRL—巴生港口的连接会改变这区域的贸易路线,因为它可以让使用马六甲海峡的运输船只不必经过新加坡到达他们各自的目的地。

《海峡时报》在它题为“马来西亚的东海岸铁道被誉为能颠覆现状(Game Changer) 的工程”新闻报导里,按照来自马来西亚政府官员的资料提供了一道有趣的计算。它把从深圳途经关丹港口及ECRL到巴生港口的路线费用,与途经新加坡及马六甲海峡的路线费用做个对比。这个计算显示关丹—ECRL路线需时135个小时,每吨运货费用则是56美元;而新加坡—马六甲海峡路线需时165个小时,每吨运输货物费用是50美元。

关丹—ECRL路线可以节省30个小时但会贵10%。运输公司会否为节省30个小时而付出额外的运输费用和承受上货卸货的麻烦呢?我们也不确定官员所提供的运输时间资料是否有把上货卸货的时间算在内,因为这将会增加这条路线的航运时间。而上货卸货所增加的航运时间则取决于港口的效率。所以关丹—ECRL—巴生港口路线的可行性和实用性,需要更详细的研究和另外的公开讨论。


ECRL可疑的造价

无论如何,ECRL工程的造价将会影响乘客的火车票价及货物的运输费——工程造价越高,火车票和运输费就越昂贵。当乘搭费和运输费因着工程造价的增加而不再具有竞争力,ECRL可能将不会被充分使用,并会沦为一个昂贵的大白象。否则,政府就需要透过纳税人的钱给予补贴,让其费用保持竞争力。无论何者,人民最终都得为它买单。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马来西亚的父权主义和强奸文化


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413星期在八打灵再也所发表的文章

巫统打昔牛汝莪国会议员沙布丁在一周前引起很多西亚人民的道强奸受害者和她的强奸者婚并无不妥这样黯淡的前途表示小至912的女孩子只要已经处于青春期即她的身体和18少女无异就可以沙布丁的和强奸者“9女孩可以背后的核心思想不是出于他个人的变它也反映出马西亚社会根深蒂固的父主义

女在今今日的马西亚仍然被一些人视物件财产或比男人低一等9的男孩子被认为处于上学和游玩的年的同9的女孩子却被一些人看适婚

强奸案发生经常会听到像当时的穿着是怎样的当时在哪里她是否出夜门当时是否喝醉了以及她是否有问题仿佛假如问题的答案符合一般刻板的促使强奸的条件她被强奸就变得是或自找受害者多少要被侵犯负责的有害念持续渗透在我的社会里

当谋杀案发生被怪的总是人犯当抢劫案发生被怪的总是劫犯当贩毒案发生被怪的总是毒者强奸案发生被怪何却是受害者呢有任何女或女孩应该被强奸


个怪罪受害者的父文化解何有么少的受害者有勇气向别说在罪案发生后求强奸生者的支援和害怕被怪罪视和被抛弃在马西亚每十宗强奸案只有两宗会被投平均来说每年有大3000宗强奸案假如我将没有投的案件算在们将会看到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那就是西亚每35分钟就会有一名女孩或女被强奸更糟的是3名强奸受害者中就有大两名是未成年人士— 16以下的女孩子 

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东海岸铁道(ECRL)公开展示会里的雪兰莪的“消失路段”在哪里?


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年4月1日(星期六)在八打灵再也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东海岸铁道(ECRL)公开展示会里的雪兰莪的“消失路段”在哪里?

东海岸铁道(ECRL)依据陆路交通委员会法令第S.84条文所规定的,目前正在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总部进行公开展示。

但让我惊讶的是,公开展示的只有那段从蒂蒂旺沙到鹅唛的16.7公里的雪兰莪路段,ECRL的雪兰莪路段的大部分并没有被公开展示(附图)。按照那边的SPAD人员的说法,至少长约60公里的从鹅唛到巴生港口的“消失路段”将会出现在工程的第二个阶段。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嘉玛背后的老板究竟是谁?

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322日(星期三)在八打灵再也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我在昨天接到来自记者的电话,说嘉玛已经针对乐龄亲善计划(Skim Mesra Usia Emas, SMUE)基金向警方投报我。这是一个针对我严重的指控 。


公开账目反驳污蔑 

我已经看了他昨天记者会的照片和视频。其实他手里的文件正可以证明我们已经呈上所有所需的文件给土地局审查。文件的最后一栏是所需文件收回的日期,这表示我们已经把款项分发出去,而有受益人签名的收据联同受益人及亡故者的身份证还有亡故者的死亡证明书也已经呈上给土地局。

嘉玛挑战我提出证据否认这个指控。所以,今天我在这里出示十个文件夹,里面有我们付给受益人的每笔款项的收据和相关文件。这文件叠起来高过75公分!(上图)

我们是公开、透明和无所隐瞒的。我们不只是可以向你们出示账目,我们也可以出示我们所支付的每一笔款项的收据及相关文件。嘉玛是否也能以同样的标准套用在一马公司上?一马公司和其子公司是否也能公开它的账目呢?不单是账目,还有他们所支付的每一笔款项?


成为嘉玛攻击对象的原因?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罗斯玛应该辞职:这和学术资格

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316日在八打灵再也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罗斯玛应该辞职:这和学术资格无关

罗斯玛的助理里查曼梳说,他上司的学术资格让她有资格成为国家学前教育计划(PERMATA)的顾问。倘若学术资格真的是成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有资格成为顾问的标准,那么他是否在表示在教育部或妇女、家庭及社区发展部的芸芸公务员当中,没有人比罗斯玛更能胜任这个职位?这是对马来西亚公共服务的奇耻大辱。

罗斯玛可以成为PERMATA顾问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她是首相夫人。假如去浏览PERMATA的网站,不难发现网站的关注点都是罗斯玛而不是儿童。

罗斯玛应该辞去PERMATA顾问的职位

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315日(星期三)在八打灵再也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倘若罗斯玛不明白公帑问责的意义,那么她应该辞去国家学前教育计划(PERMATA)顾问的职位 。

罗斯玛昨天再次表示人们不应该质问国家学前教育计划(PERMATA),还有那些质问的人是在“政治化”这个课题[1]

我要提醒她,针对受纳税人的钱所资助的政府机构寻求澄清并不是在“政治化”,这是公共检视和问责。她似乎忘了PERMATA所使用的公帑,是来自所有辛勤工作的马来西亚人民向布城所缴纳的血汗钱。所以马来西亚人民有权力检视PERMATA计划是如何运作,还是“问责”对她来说是一个太陌生的概念?

没有人质疑马来西亚发展学前教育的需要,但我们为何要在首相署之下成立另一个机构并由首相夫人担任顾问?为什么不是民选的首相夫人,可以在政府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

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林吉祥是一个“坏人”?!我眼中的林吉祥

我的儿时记忆:林吉祥是一个坏人

我成长在一个叫峇都安南的小镇,就读于华校,学校里的核心价值观无非就是顺从和勤奋。在我整个小学和中学时期里,我经常以为老师、课本、国营电视台的新闻和报章里所说的都是正确的。我将整本历史课本背诵起来(是的,这是一个怪咖会做的事!),我真的相信我所读的都是真实的历史。我小时候很少阅读报章,但每当我阅报时,我只看头版标题。我也不在乎观看电视新闻,但每当我看新闻时,它都是在TVB晚间节目之前或之后播映的新闻(我在儿时曾经喜欢看TVB剧集)。

然而,我也从主流报章和电视新闻那里得知一些琐碎的资料,我是由此知道林吉祥的,并对他有看法。我猜想关于人类的一个奇妙的事情就是,我们对任何事物都有看法不管我们收集到的资料有多少。

对我来说,在那个时候,林吉祥是一个坏人,就像安华那样。火箭是一个麻烦制造者。我甚至都记不起那个火箭党的全名。我经常好奇为什么我儿时最好的朋友的父母都投票给民主行动党——那些坏人。从这里你可以看到,主流媒体的洗脑确实对儿时和青少年时期的我很有效

几年后,我去上大学,然后到国外工作和深造,我开始改观——历史课本不一定正确、报章和电视新闻并没有告诉我全部真相,还有政府当然不是圣人,它也并不是全知的!但即使在那个时候,我也不大关注马来西亚政治,虽然我会投票给在野党;我对民主行动党和包括林吉祥在内的领袖抱持着中立的看法。

和许多人不一样,林吉祥不是我的儿时英雄


2017年2月10日星期五

国家转型的三大关切

青年及体育部部长兼巫统青年团团长凯里在他于国家抱负及领袖大会上的演讲中说道,他对于“2050年国家转型目标TN50)最大的恐惧就是不能改变马来西亚人的公民意识。 眼下我们的国家面临这么多挑战,但他对国家转型最大的关切却是这个?我并不能认同。既然TN50是公开咨询的,所以我要在这里发表我对于2050年马来西亚转型三个最大的关切,好让巫统青年团团长参考一下。



关切1: 衰弱的民主以致贼狼当道

马来西亚的民主正在衰弱中——我们的选举受到操纵、确保三权分立的机关正在遭受损害还有言论自由被压制。衰弱的民主在近年催生贼狼当道的政治。《经济学人》在它有关纳吉和一马公司丑闻的文章的开头恰当的描述这样的情况,

先生女士们,请鼓掌。任何一个典型民主国家的任何一位典型领袖,一旦被发现在其账户里有一笔来自一名不具名的外国捐献者的接近7亿美元的无从解释的款项,都会经历迅速和致命的倒台。然而,在有关纳吉的银行存款增多的新闻首次报导的将近两年后,他的高风险行为依然如常进行。

纳吉现象并不是一夕间就爆发的,它是丧失制衡能力的民主的产物。我们的民主已经不再是典型的民主了。

2017年2月9日星期四

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王赛芝不应混淆了重复指控法律和性罪犯登记

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于201728日(星期三)在八打灵再也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王赛芝在担任妇女、家庭及社区部副部长不应混淆了重复指控法律和性罪犯登记。

首先,我要对妇女、家庭及社区部同意我加快建立性罪犯登记的呼吁表示欢迎。1然而,我希望该部针对何时才能完成这个登记给予我们一个期限。

无论如何,我对于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王赛芝就重复指控法律的课题对我的同僚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星的回应感到极度震惊。她随手引述我的性罪犯登记的立场来为她的重复指控的论据说项。[2她似乎混淆了重复指控法律和性罪犯登记!

首先,我要提醒拿督王赛芝她曾经是妇女、家庭及社区发展部副部长。那么她在担任副部长的时候究竟为建立性罪犯登记做了什么努力?还有万一她已经忘记了,她在马华的同僚周美芬是现在的妇女、家庭及社区发展部副部长。 靠着马华妇女组许多年来在政府的职位,他们老早就应该完成这个事项了! 当了官这么久竟然到现在都还在“呼吁”阶段,而王赛芝还有颜面自诩马华妇女组是首个呼吁展开性罪犯登记执法的妇女组。这真是太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