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

2018年3月13日星期二

《政治on不on?》第十五章:水资源管理挑战

水是珍贵的。但就如空气一样,人们通常要等到缺水时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这大概会是全书最沉闷的一节,因为它涉及许多技术细节,但我还是想谈谈雪兰莪和吉隆坡面对的水供挑战,还有目前正在进行的水务改革,这样下一代才不会视水供为理所当然,我的观点也可以应用到其他州属的水务管理上。

雪州水务重组计划

基于历史原因,雪兰莪的水供一直和吉隆坡的连接在一起(为了书写便利,我将简单称之为雪州水供,但它其实包含雪兰莪和吉隆坡两地的水供)。雪州的水业管理比其他的州属更具挑战性,因为它有700万名使用者,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水供应源,它的需求规模差不多是用水第二多的柔佛州的三倍。事实上,雪州水供的规模也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大的。然而,雪州许多河流沿岸的急速工业化造成了河流污染,以及河流干涸,这对原水供应的韧性造成严重威胁。

在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水业仍在整合程序中,多年来它错误地被私营化,使拥有权四分五裂。下图显示整合之前处于四分五裂状态的雪州水业。除了雪河公司(SPLASH)之外,所有的私人水供公司现在已经被雪州政府收购,并自2015年年杪起置于雪兰莪水务管理公司(Air Selangor)之下。

《政治on不on?》第十四章:气候变迁冲击

201311月的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开幕仪式上,菲律宾代表团团长萨偌(Yeb Sano)先生在他的演讲中激动呼吁世界终止“疯狂的气候变迁”,因而登上了许多国际新闻头条。在他发表演讲的时候,超级台风海燕刚刚登陆菲律宾,酿成灾难性的破坏。他的演辞让许多代表泪眼盈眶,并在演讲结束后全场起身鼓掌。

然而,没有行动的激昂情绪并没有多大意义。全球195个国家终于在2016年年杪达成共识签署了《巴黎协议》,包括美国和中国这两个最大的碳排放国在内。这是历史上首次让全世界的国家,集体同意采取行动减少碳排放,把全球温度的增幅维持在工业时代以前的摄氏两度以内。

减少碳排放固然可以延缓全球温度增加的速度,但地球也几乎肯定将会变得更温暖。碳排放的减少只能减少温度的增幅,因为地球是一个巨大的质量体,它的大气二氧化碳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才能达到新的平衡。假如碳排放能够显著地减少,全球平均表面温度就可以限制在比工业时代前的水平高出摄氏两度以内。而这正是《巴黎协议》尝试要达成的目标。

《政治on不on?》第十三章:能源耗尽危机


能源以电力和燃料的形式存在。试想像一个没有能源的国家,商店和工厂将会关闭,汽车、拖拉机和货车将会停驶。能源推动事物前进和经济运转,所以,一个国家的能源安全和可负担程度,决定着这个国家的存亡和昌盛。

图1:  能源供应的种类 (1978年至2015年)
资料来源:马来西亚能源委员会,杨美盈整理。

《政治on不on?》第十二章:反强暴醒觉运动


我们经常在社交媒体看到人们对一些曝光率高的强暴事件气愤难平,例如在2014年,吉兰丹发生38个男人轮奸一名15岁的少女;还有2016年,一名住在秋杰(Chow Kit)的父亲,丧尽天良地重复毒打和强暴他那未成年的女儿。他的女儿从砂拉越来到吉隆坡,一心只想寻找更好的生活,却迎来无以想像的噩梦。

然而,只有极少数的人意识到马来西亚强暴文化的问题与严重性。

每一年,马来西亚平均有3000宗强暴投报案,但每10起强暴事故,只有两宗会去投报。更糟糕的是,在每三个受害者中,就有两人还未成年(16岁以下)。我们要如何去理解这些数字背后的真实生命呢?

据估计,马来西亚包括没有投报的强暴案,每年高达15000宗。这表示每35分钟——当你读完这本书的几篇文章后,就有一个女性,在马来西亚的某个角落被强暴。而80%的受害者(大部分是女生),在沉默中受折磨。

《政治on不on?》第十一章:政治不应只有"安哥"

上一章所言,我会在这里和大家讨论关于女性的政治及经济地位问题。

政治不应只有“安哥

在我刚开始加入民主行动党时,我参加了好些党部晚宴及会议。其中一个我对民主行动党最初的印象,就是大多数参与者都是安哥,很少能见到妇女和年轻人。

在我从事政治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这个只有安哥的现象不只显见于民主行动党,而是马来西亚的所有党派都是如此。事实上,全球的妇女参政比率一直偏低。只是在马来西亚,截至现在,只有10%的女性国会议员,相比起22.8%的世界平均数值,还是落后很多。

下表是本届国会及州议会的女性代表比例数据。除了雪兰莪州议会的女性参政者达到27%这个令人鼓舞的趋势以外,其他地区的数据依然很低。


立法机构
女性议员
议席总数
女性百分比
Parliament国会
23
222
10%
Perlis玻璃市
2
15
13%
Kedah吉打
4
36
11%
Penang槟城
6
40
15%
Kelantan吉兰丹
3
45
7%
Perak霹雳
7
59
12%
Selangor雪兰莪
15
56
27%
N.Sembilan森美兰
2
36
6%
Melaka马六甲
2
28
7%
Johor柔佛
9
56
16%
Pahang彭亨
5
42
12%
Terengganu丁加奴
0
32
0%
Sabah沙巴
4
60
7%
Sarawak砂拉越
7
71
10%
资料来源:民主行动党妇女组。

我们需要更多女性参政,或许许多读者会感到疑惑,为何我一而再地提到让女性参与政治。我之前已提过,拉近性别差距将令整体社会受益。除此以外,特别在政治领域中,我们需要更多女性代表,这是基于两个原因:

第一,我们需要更好的女性政治代表来为女孩和女人发声,让更多女性相关议题,例如家庭暴力、强暴、儿童照顾、产假、职场性别歧视等等,可以在决议政策的最高机构(国/州议会)里提出。

第二,多元的声音将令决策机构做出更好的判断和政策。

关于更多增加女性政治代表的建议方法,可以参考本书,我就不在这里大费周章了。总而言之,我们应该注重的不是增加女性政治代表那么简单,而是为了让整个国家级决策层更加周全及面面俱到。女性独有的见解再加上与生俱来的天赋与男性领导人的互相配合才能够为国家及人民创造出最大的福利。

我举个例子,北欧等国的议会及内阁里有更多女性代表的国家,都在全球拥有最好的普及医疗照顾、公共教育系统,以及社会福利制度。台湾学者陈丽如在她的研究中,实际验证出女性参政议员的增加,将促使健康、教育和社会福利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开支增加,但防卫的开支则将减少。

话虽如此,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女性的身份并不是政治的入门票。想要从政的女性也必须像男性一样付出,甚至必须比他们更努力。大至国家层面的长治久安,小至平民阶层的生活负担,我们都需要更多的女性议员来为此献力。

女性的经济力量

一个国家的竞争力,取决于她如何善用人才及职场的生产力。女性占了半数人口,因此政府如何培力女性充分发挥潜能,将直接影响国家发展。

根据世界银行估计,马来西亚的隐形女性”——应该在职场上但却缺席的女性——人数介于50万至230万人。事实上,马来西亚女性劳动力的54%参与率,在东南亚地区的排名已接近最低。

鼓励更多女性加入职场,必会增加劳动市场以及国家的竞争力。这在女性普遍教育程度良好的马来西亚,更是如此。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估计,假若马来西亚的女性劳动参与率达到70%,国内生产总值(GDP)将比现有增加2.9%

根据非营利公司Catalyst对美国500家财富企业的研究发现,拥有三名或以上女性董事的企业,在股东权益、销量和投资资本都有高于平均值的回酬。可见人才无关性别,唯才是用有利商业发展。

再者,增加女性职场劳动力不只对国家经济成长重要,它也是减少收入不平等的途径之一。女性一旦停止工作,从双薪变单薪的家庭,总体家庭收入必将锐减。而不幸的是,报告显示,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妇女比较大可能脱离职场——因为托育服务的花费不菲,薪酬不高的妇女留在家照顾孩子在经济上较实惠。

如果低收入家庭的女性可以继续工作,这些处于金字塔底层的人将能有更多家庭收入(双薪),进而减少富人和穷人之间的收入差距。女性经济独立,也将间接减少她们受到家庭暴力的可能。

我提倡增加女性在职场的参与度,并不是说正值就业年龄的女性就不能选择当个家庭主妇,而是认为,马来西亚的女性应该拥有选择工作的自由。要是女性拥有以下的政策和大环境支持,你认为她们会想要工作吗?

一、在工作场所或住家附近,提供品质良好及可负担的托育服务;
二、公司提供弹性工作时间、奉行不歧视怀孕员工的政策、女性回归职场计划、对怀孕和哺乳母亲友善的工作环境等等。

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会有更多的女性加入职场吧!马来西亚所有女性都值得拥有选择工作的自由。

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不能忽略一个事实,那就是增加女性职场劳动力,会对女性群体带来压力。根据世界银行的《世界发展报告》,女性每天需要花比男性多一至三小时的时间来做家务;而在照顾孩子、老人和家里病人方面,女性花的时间也比男性多出二至十倍。

基于家庭里根深蒂固的性别分工,女性总是要比男性做更多的无偿清理和照顾工作,因此同时有工作的母亲,将比父亲拥有更少的时间休闲或做其他事情。

我虽然倡议要改良政策以增加马来西亚女性参与职场人数,但我也知道社会要求女性负担家务及照顾幼老的责任,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的观念。

因此,增加女性投入职场的努力,必须伴随社会认可和奖励无偿的家务与照顾工作以外,同时通过政策照顾在职母亲身体、精神及心理上的需要。最后,希望通过男性的支持以及观念的改变,未来的家务工作能有更平衡的分工。

这些文章多数内容摘自于我的书 -- “政治on不on?重燃想像,共创未来。”


资料来源:
[1] UN Women. Facts and figures: leadership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Updated Jul 2017 [cited 31 Aug 2017]. Available from http://www.unwomen.org/en/what-we-do/leadership-and-political-participation/facts-and-figures#notes
[2] Boo Su-Lyn. Malaysia’s Missing Women Workers. Malay Mail Online. 1 Jul 2014 [cited 31 Aug 2017]. Available from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malaysias-missing-women-workers
[3] United Nation Development Program. Study to support the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policies and programs to increase and retain participation of women in the Malaysian labor workforce. 2011 [cited 31 Aug 2017]. Available from https://info.undp.org/docs/pdc/Documents/MYS/00062382_Women%20Participation%20in%20Labour%20Workforce.pdf
[4] Catalyst. Companies with more women board of directors experience higher financial performance according to latest Catalyst Bottom Line report. Oct 2007 [cited 31 Aug 2017]. Available from http://www.catalyst.org/media/companies-more-women-board-directors-experience-higher-financial-performance-according-latest
[5] UN Women. Facts and figures: economic empowerment. Updated Apr 2015 [cited 31 Aug 2017]. Available from http://www.unwomen.org/en/what-we-do/economic-empowerment/facts-and-figures

《政治on不on?》第十章:女性正义

"如果世界上有百分之五十的人无法充分发挥潜力,那世界就永远无法百分之百地实现所有潜能 。
-潘基文(前联合国秘书长)- 

接下来的三个章节,我会把焦点放在女性议题上。也许读者们会觉得好奇,男女平权应该不是马来西亚目前所需关注的议题,且听我娓娓道来。

我在成长过程中,对于与男性竞争习以为常,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为性别平等议题发声,直到我在2012年读到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 WEF)出版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可能我是工程系出生,数字和图表对我来说,比文字更具说服力。而这份报告的几个图表与数据清楚显示了性别平等和国内生产总值(GDP)、全球竞争指数(Global Competitiveness Index)和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的正向关系。换句话说,性别越平等的国家,通常也更富裕、更有竞争力、且更适宜居住。

当然,有相关性并不等于因果关系,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女性培力能令国家更有效地善用人力资本,降低性别差距亦可带来经济成长和发展。

我们,真的平等吗?

《政治on不on?》第九章:在第四次工业改革世代发光发热

“在新世界里,并不是大鱼去吃小鱼,而是快鱼去吃慢鱼。” -世界经济论坛创办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

我们身处的世界瞬息万变。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在2014年的咨询报告书《未来就业》(The Future of Work)中估计,今天进小学的孩子,有65%会在未来从事今天还不存在的新工作。[1] 以一支短片讲述世界未来趋势而激起全球讨论的《你知道吗?》(Did You Know?)制作者McLeod, Scott及Karl Fisch则估计,以现有的科技变化速度来看,在四年制的理工学士课程中,学生在第一年所学到的约50%学科知识,在第三年的时候就已经过时。[2]

人类正在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简称AI)、机器学习、大数据、物联网(Internet-of-Things, 简称IoT)、立体打印(3D printing)、纳米科技和其他新科技,将会在我们不久的将来带来革命性的改变。科技正以前所未见的方式取代工作。



《政治on不on?》第八章:怎样解决马来西亚青年的失业及低度就业现象?

我在青年就业(一)文章里讨论了在贩卖椰浆饭和当优步司机的年轻毕业生背后,潜藏着马来西亚经济所面对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以致青年面对失业和就业不足(低薪金)的双重打击。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和调整整个经济结构,为青年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不仅是就业机会,而且还是能够提供可观收入,发挥潜能及施展愿景的良好的就业机会。

以下是政府应该做的五件事,来创造一个更适合马来西亚青年的经济。